修復運動:擁抱一種古老、循環的生活方式

維修故障品的生活模式,已被不斷消費新產品所取代,維修運動的倡導者們正試圖改變此一現象。圖片來源/桑德拉·戈德馬克

撰文/釋證嚴

桑德拉·戈德馬克(Sandra Goldmark)是巴納德學院專業實踐系副教授兼校園可持續發展和氣候行動主任(Associate Professor of Professional Practice and Director of Campus Sustainability and Climate Action at Barnard College)。她原本的專業是劇場設計師,所以桑德拉一直很喜歡做手工,也喜歡尋找各種道具和物品,用於舞台場景的設計。 

「劇場本來有創造和節儉的傳統,以及修復和重複使用的歷史。」桑德拉說。

在日常生活中,桑德拉也很注重環保。例如買菜會帶著帆布袋,而不用市場的塑膠袋。但在劇場的工作中,看到人們越來越多對環境的忽視,和對物品的浪費時,她越來越感到沮喪。

「但是現在,我卻看到劇場越來越多的浪費。很多時候我們買來廉價的衣服和道具,在舞台上使用一次就丟掉了。」桑德拉說:「這令我開始思考,我在工作和生活中的態度中,所存在的矛盾。」

維修故障品的生活模式,已被不斷消費新產品所取代,維修運動的倡導者們正試圖改變此一現象。圖片來源/桑德拉·戈德馬克

大約十年前,當時桑德拉恰好生下她的第一個孩子。在家這段時間,她注意到新生兒需要一大堆各種各樣的消費性物品——有連體衣和尿布等傳統嬰兒用品,也有安撫奶嘴、晃晃床和安慰襁褓等這些,在桑德拉成為母親之前,連聽都沒有聽過的新發明。

同時因為在家陪伴孩子,桑德拉還注意到家裡有一些故障的物品,可是當她試圖維修它們時,卻遇到了不小的困難。

「我記得我想修好一台吸塵器,但製造商告訴我最近的維修中心離紐約有一個半小時車程!買一個新的吸塵器,遠比我要帶著新生的寶寶,開非常遠的車程去維修中心,要來得容易的多。」桑德拉回憶道:「可是我並不想要一個新的吸塵器,我想把舊的給修好。」

這個小小的願望在桑德拉童年時代,並不會這麼困難,因為那時每個社區都有各種各樣的專業維修店;但21世紀的美國,早已不再是那個以節約和親自動手為美德的社會了。

「由於現在的消費主義,這些專業維修店在美國已經消失了。」桑德拉說:「我認為,我們現有的經濟系統一定是出了問題,因為它迫使我們必須浪費。」

廠商的利益和政策的傾斜

桑德拉觀察到的這個現象,起源於製造商不願向公眾提供零件和修理工具。由於無法獲得所需設備,在20世紀時美國人仍熟知的專業維修店,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一家家的接連倒閉。時至今日,如果想要修理某個產品,消費者必須直接去找製造商;而製造商當然不願意修理舊產品,出於對企業的經濟利益考量,廠商更希望顧客一次又一次地購買全新的產品。

「製造商成功地營造出新產品更好的理念,讓消費者在很短週期內,必須頻繁地更換新版商品。」倡導改善維修政策的維修協會執行董事(Executive Director of The Repair Association)蓋伊·戈丹-伯恩 (Gay Gordan-Byrne)說:「我不認為消費者想要購買新產品,只是當下他們別無選擇。況且消費者並未從產品快速迭代中受益,原始設備製造商(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才是唯一的受益者。」

因此,維修協會的宗旨在推動立法轉向更利於維修的方向,改善普通消費者的生活方式,讓他們可以選擇維修舊商品,而不是必須去購買新商品。

幾乎所有破損的商品都可以被修復。圖片來源/桑德拉·戈德馬克

「維修法案一經通過,維修店和消費者將能夠獲得修理產品所需的零件、工具和說明。」美國公共利益研究組織維修權運動主任(Director of U.S. Public Interest Research Group Campaign for the Right to Repair)內森·普羅克特 (Nathan Proctor) 說:「消費者將不再需要被強迫接受舊物損壞後,必須購買新產品的唯一選擇。」

立法的變革不僅會造福消費者,更會對環境產生一系列的積極影響。消費主義來源於大規模的廉價生產,對自然生態造成的嚴重破壞,都不被計算在生產成本之中;而每一件消費者被迫購買的新產品,都意味著地球寶貴資源的進一步流失,和對生態環境的進一步破壞。

「維修帶來的很多影響難以量化,但假如美國人平均推遲購買新版手機一年,就可以為環境減少等同於636,000輛汽車的廢氣排放量。」內森估計。

幾乎所有破損的商品都可以被修復。圖片來源/桑德拉·戈德馬克

據2021年循環差距報告(The Circularity Gap Report 2021)顯示,每年人類從地球提取的天然材料中,只有8.6%得到回收,這比2019年的9.1%還要低。如果2032年前,這個微小的數字可以翻倍的話,全球總排放量將可以降低39%,並將溫室效應保持在2攝氏度以下。這對世界各地無數的自然棲息地和生物多樣性,都會起到巨大的保護效應。 

環境成本以外,人力成本也必須得到充分的考量。新產品之所以便宜,是因為第三世界國家的工人受到嚴重地剝削。他們往往必須忍受惡劣的工作環境和微薄的工資,來生產發達國家消費者習以為常的廉價商品。

除此之外,美國和西方國家維修店的倒閉也意味著依賴雙手與技能吃飯的一大批維修專家被剝奪了生計。隨著人工智能的出現和發展,當代社會裡有比以往更多的工人,正在迅速被機器製程取代。維修產業的回歸可以為很多人創造新的工作,這不僅對工人們意義重大,對整體美國乃至世界的經濟也至關重要。

「維修工作是一個需要動手的腦力勞動,無法被人工智能所取代。」蓋伊說:「人用溫暖的手打開機器外殼,取出損壞的零件,再插入新零件,然後測試結果。與機器人相比,人類的大腦與手的配合能力,要更靈活與確實得多。」

草根的努力和大企的改變

正是考慮到這些因素,桑德拉在2013年創辦了「Fixup」,一家位於紐約的維修快閃店。無論客人帶來什麼古怪的物品,桑德拉和她的團隊都會盡力修好。在劇場設計方面的知識和經驗,教會桑德拉修理物品的技能;同時,她也希望通過這家店鋪建立一個新的經濟系統,讓工人可以通過修理物品來養活自己。

令桑德拉感到驚訝和興奮的是,「Fixup維修快閃店」受到了顧客的熱烈歡迎。在2020年新冠肺炎(Covid-19)席捲紐約和整個美國,讓很多實體商店不得不結束營業或半歇業之前,「Fixup維修快閃店」成功地營業了整整七年。

桑德拉(左二)在「Fixup維修快閃店」歡迎顧客。圖片來源/桑德拉·戈德馬

「我原本以為『Fixup維修快閃店』不過是個短期項目:我會組織一次活動、寫一篇文章,就放下不做了。可是它持續了這麼多年,遠遠超越了我的預期。」桑德拉說。

在世界各地,許多像「Fixup維修快閃店」一樣的草根運動,已經在各行各業興起。例如近年來更新越來越快的時尚產業,每一年都有大量的廉價服飾出廠,給消費者一種必須一直購買最新時尚單品的錯覺;在這樣的消費氛圍促動下,消費者不可避免地會花更多的錢去治裝,但廉價、劣質的快銷服飾,很少能讓消費者持續使用超過一年,最終這些衣飾又大量進入了垃圾桶中。

「牛仔修復」(Denim Therapy )於2006年成立,就是為了應對這一令人擔憂的趨勢。這家位於紐約的修補店致力於「幫顧客修復與心愛的衣物之間的聯繫」。經過這些年的鑽研,總裁卡提亞·特雷茲(Kattya Torres)和她的團隊已經研究出無數種保存、定制和重新利用布料的方法;除牛仔衣物,他們還可以幫顧客修復包括皮革、棉花、羊毛和乙烯基等各種材質的服飾。

修復破損的褲子。圖片來源/桑德拉·戈德馬克

「服裝是個性化的,因此僅僅因為撕裂或是破損就要扔掉一件最喜歡的衣服,讓人心碎。」卡提亞說:「我們為顧客提供了保存和演造衣物的能力,也讓這些衣物不會落入垃圾填埋場裡,從而減少對地球的污染。」

如今,全球越來越多的大企業也開始努力轉向可持續發展的商業模式。例如「宜家傢俱」(Ikea)承諾在2030年前實現全面「循環」,也就是宜家不僅將銷售可持續、道德、經久耐用的新產品,還將研究如何將維修並翻新的項目,融入到供應鏈當中。另外,「摩托羅拉」(Motorola)、「蘋果」(Apple)和「微軟」(Microsoft)等對全球經濟舉足輕重電子產品廠商,也正在組建新的維修部門,這些進展都讓桑德拉和其他修復運動的倡導者感到歡欣鼓舞。

「我當年在TEDx演講中提出每一家沃爾瑪商店(Walmart)和塔吉特百貨(Target)都應該開設維修中心,當時人們都笑著說不可能。」桑德拉說:「但將近十年後的今天,這些改變真的發生了!」

明亮的未來和當下的實踐

維修運動目前處於一個令人興奮的結點。立法方面的改革,包括最近在美國議會中提出的多項維修權法案 - 參議院的一項新的兩黨維修權措施,科羅拉多州議會通過的輪椅維修權法案等等,都意味著日常消費正在經歷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且消費者不必等待法案生效,已經可以立即將維修和再利用的消費觀念,融入生活當中。

桑德拉的著作《維修:如何在不破壞地球的情況下擁有》(Fixation: How to Have Stuff without Breaking the Planet)中,她概述了簡單的五步規則,可以給希望立即實施維修和再利用的消費者提供引導。桑德拉的五步規則包括:一、買品質好的新物品;二、不要買太多;三、消費的大部分物品,最好是可回收的物品;四、愛護這些物品;和五、當不用這些物品的時候,把它傳給別人繼續使用。

桑德拉解釋說:「我們首先應該購買製作精良的物品,它們可能稍微貴一點,但是卻更持久耐用。另外,不要買太多東西,並且在可能的情況下,儘量購買二手商品。好好使用和保養這些物品,並當你不再需要的時候,可以轉送給有需要的人。」

桑德拉在著作中講述了每個人都可以履行的新生活方式。圖片來源/桑德拉·戈德馬克

 

桑德拉本人在2013年開始思考這些問題,將近十年後,她已經徹底地擁抱這種生活方式。從辦公室的沙發、到身上的衣服和鞋子,她每天接觸的大部分物品,都是二手或是來源於承諾環保製造的公司。 

「我的鞋子都是我朋友的二手鞋,所有衣服和傢俱也都是二手的。」桑德拉笑著說道:「唯有內褲,我還不太想撿別人穿過的!」

雖是玩笑,桑德拉也希望強調這一點:在推進更加可持續的生活方式時,大家不需要做到完美。僅僅是慢慢地改變新舊交替和平衡,已經是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此外,桑德拉還提到許多消費者已經養成的好習慣,只不過可能還沒意識到,這些個人選擇對環境、人類社會和經濟所造成的重大影響。「修復運動一直存在,這可不是我在紐約憑空想出來的。」桑德拉謙虛地說。

我們要做的是聚焦這個生活方式,重視它帶來的改變,並將它告訴更多的人。

修復運動倡導者 桑德拉·戈德馬克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