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應對氣候變遷峰會】

消失的地中海糧倉 崛起的女性力量

撰文 / 王偉齡

根據美國太空總署資料,中東和北非正遭遇九百多年來最嚴重的旱象。圖片來源 / unsplash

坐在倫敦的辦公室裡看向窗外,上班的人車熙來攘往,雖然天空陰陰的,但也還算舒服。「中東北非婦女聯盟」倡議者阿梅爾·拉赫達爾(Amel Lakhdari,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Women Coalition)泡了杯熱茶、打開電腦,準備好和來自敘利亞(Syria)的婦女組織代表進行定期線上會議,跟進當地婦女現況,沒想到這個會才開始,電腦另一頭就突然傳來不祥的爆炸聲:「對方告訴我砲彈又打過來了,會議匆匆中斷只好擇期再開⋯⋯這並非單一事件,我們在北非、中東合作的婦女組織都是這樣,常常不是因為戰火爆發被迫開會延期、就是當地網路不穩定突然被切斷。像是不久前以巴衝突不斷的加薩走廊(Gaza Strip)地區婦女代表,也因空襲警報大響,會開到一半先避難再說⋯⋯而現在中東、北非的婦女要面對的不只地區政局動盪,還有極端氣候變異。」

幾個禮拜前,阿梅爾代表「中東北非婦女聯盟」,前往紐約參加九月份慈濟主辦的紐約氣候週「全面應對氣候變遷峰會」(Holistic Climate Solutions Summit),在大愛人文中心不同的座談會上,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專家、各宗教、非營利組織和聯合國代表等,分享中東北非婦女在氣候變遷中的處境。

阿梅爾(左三)在「全面應對氣候變遷峰會」第五天,代表「中東北非婦女聯盟」發言。攝影/錢美臻

沙棗、山羊和橄欖

「中東和北非地區,是地中海飲食的發源地,婦女們負責餵飽全家,每天將美味、營養的原形食物端上桌,幾千年來都是如此。」生長於北非阿爾及利亞(Algeria)後來定居英國(UK)的阿梅爾,對這地區的飲食文化再熟悉不過了:「像阿爾及利亞的婦女,除了種植沙棗外,還懂得拿沙棗變出餐點、做成藥品,女人也負責養山羊、擠羊奶、做奶油、醃製食品為過冬存糧,她們還會收集羊毛編織衣物,更要外出叫賣自家產品貼補家用⋯⋯至於突尼西亞(Tunisia),那裡的女人是當地最重要的農作物採收者,每次到了橄欖收穫的季節,女人就通通出動,因為機器採收很容易傷到橄欖樹,所以當地的橄欖都是靠手採摘⋯⋯」

橄欖樹因為對水和土壤沒有太高的要求,在貧脊的北非地中海沿岸也欣欣向榮,只是想要豐收,冬天就必須得經歷三百到六百個小時、約攝氏三度的低溫期,再加上一些雨水,來年就能開花爆棚結實纍纍。但當地原本該下雨的冬季春季,現在卻乾巴巴,水庫水量只出不進剩三成,氣溫不斷上探。

中東和北非部分地區的溫度,將會以其他地區兩倍的速度暖化。

地球物理學評論期刊(Review of Geophysics)2022年九月份研究

「我們很憂心,今年突尼西亞橄欖收成比過往五年的總平均少了兩成以上,那裡本來就窮,而橄欖是當地主要的經濟來源,生活在赤貧中的婦女必須靠採收橄欖為家計額外開源。至於阿爾及利亞,就連最耐旱的沙棗也承受不住極端高溫,原本夏天的熱對沙棗的甜度是有加分作用,但現在夏天的熱是動輒攝氏五十度,而且熱浪越來越頻繁、越來越長,什麼作物長得起來?」阿梅爾細數,不只耐旱作物沙棗都熱死,山羊的食草也乾枯,牲畜大量死亡。

絕大多數的中東、北非女性,從小就得跋涉長途,負責為家中取得飲用水和農地灌溉水。圖片來源/unsplash

壞消息還不止這些。

「當地婦女現在也因為白天太熱,中午前就得躲回家,無法有效運用時間在耕作、灌溉、放牧家畜、儲水、運水等家事和農事,至少要到晚上六點太陽下山後才可能出門,但婦女在夜間外出並不安全;另外婦女們也無法白天到市集賣自製產品,因為大白天市集裡空無一人,大家都躲太陽去了,這些都會影響到家庭收入。」

當地傳承千年的農業行為和生活型態因氣候變遷而崩解,在所導致的糧食危機裡,婦女首當其衝——飢荒、貧困、社會動盪,在乾裂的土地上虎視眈眈。

性別暴力的起火點

乾旱缺水的問題,也發生在敘利亞,信奉回教的難民婦女帶著孩子逃到敘利亞北部的無政府地帶,千辛萬苦躲過戰火,但終點等待她們的,不是那個西元前九千年就開發耕種的豐饒之地,2006年到2011年間的嚴重旱災,已毀了這個世界小麥穀倉。

「她們家中的男人不是戰死、失蹤、不然就是殘廢、有心理創傷,因此婦女就得想辦法帶著孩子在異鄉活下去⋯⋯但她們居住在環境惡劣的難民營裡,加上乾旱,作物連年歉收,食物缺乏至極⋯⋯」

有時為了拿到一塊麵包,難民婦女被迫賣淫求溫飽。

中東北非婦女聯盟講員 阿梅爾·拉赫達爾

敘利亞難民婦女要帶著孩子去工作賺錢掙糧,回到棲身之處還要料理所有家事,也因為缺糧食物獲得不易、物價飆漲,必須延長工作時間賺額外的錢來買食物——這樣的情況竟成為性別暴力的起火點:「有些婦女因長時間在外面工作,家裡面丈夫還活著的,就會怪罪婦女忽略家庭,爭執不斷後暴力相向,或是當地男性視這些婦女為工作競爭者,職場騷擾、性侵甚至殺害這些婦女⋯⋯」

氣候變異、地域衝突、經濟困境,似乎為敘利亞難民婦女編織了一張逃不出厄運的網。

女性力量

但阿梅爾並沒有將這些婦女「苦情化」,反倒是告訴大家中東和北非的婦女如何在先天不良、後天失調的嚴苛處境下適應生存:「我以這些女性為榮!她們十分堅韌,為自己和面臨相同困境的女性同胞找到適切的解決方案。她們都是社區裡非常有影響力的人,最清楚當地每天要面對的生活難題、有什麼樣的需要和資源⋯⋯等,然後勇敢推動草根運動。」

這些婦女不把自己當弱勢,而是社會變革的推動者。

「像是在敘利亞北部,就有婦女組織開始幫助難民婦女學習綠能高科技、環保回收技能等,讓她們獲得一技之長,也能成為當地新興綠能產業的種子,或是回溯結合傳統古法來進行有機耕種,減少對土壤和環境的破壞,修復大自然的食物供應鏈;另外也為難民婦女設立一個平台,讓她們可以自在安全地討論如何克服社會的性別歧視障礙,腦力激盪找方法,讓兩性能和平共處。」

至於阿爾及利亞的婦女組織,則是集結當地婦女進行訓練,讓她們懂得使用電腦,在家中就能上網販賣自家產品賺外快,並組成婦女產銷合作社,和銀行借款能協調更好的利率、買賣東西時也能談到更好的價錢⋯⋯。

在當地種植原生種橄欖樹,可以拿來對抗氣候變遷。圖片來源/pexel

鄰近的突尼西亞婦女也沒有坐以待斃,率先倡議,屏棄對外購買基因改造的橄欖樹種子或外來種的橄欖樹。她們保存了在突尼西亞生長了百年甚至千年的原生種橄欖樹種子,加強對農民宣導推展原生種耕作的好處,畢竟,原生種能以最自然的方式在當地生長,比較不會有病蟲害,可以減少對水、農藥或其他的輔助施作的依賴。

大聲公

「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讓世界知道,氣候變遷下首當其衝的中東、北非婦女,是全面應對氣候變遷重要的一環。這些女性已提出在地可行的解決方案,只是還需要執行方案的資源,比如研發、統計數據、人員訓練、雲端硬體建構等。國際大型組織包括聯合國在內男性主導的組織,要去聽見、看見這些在地社區婦女的聲音和需要,拿掉自以為是的認知、偏見和從上而下的解決方案,用一個協助而非主導者的角色提供她們資源,才能真正解決氣候變遷在中東、北非所帶來的問題。」

阿梅爾說話鏗鏘有力、邏輯性強,但十分謙虛,她自認比不上她所代表的中東北非女性,只說自己只是比較幸運,會說英文、生活在西方世界,擁有資源得以在國際大型活動上發言。「問題解決了嗎?鐵定還沒,有萬靈丹嗎?鐵定沒有,但我們肯定會繼續定期和這些婦女開會⋯⋯想想,即使是被炸彈砲轟、被自己的政府消音、電腦再怎麼舊、電路網路再怎麼不穩定⋯⋯她們還是排除萬難上線開會,我們一定要為這些女性在國際上倡議、做她們的大聲公,為她們爭取資源!」

中東和北非的婦女是我每天起床的動力,即使有時會感到挫折,這些女性的熱情給了當地上千萬婦女「希望」,也給了我力量!這就是我的責任,我會盡全力讓這份希望繼續燃燒。

「中東北非婦女聯盟」倡議者 阿梅爾·拉赫達爾
阿梅爾(著粉紅外衣者)在「全面應對氣候變遷峰會」也專注聆聽不同專家、組織的經驗,希望帶回新知給「中東北非婦女聯盟」作參考。攝影/錢美臻

近期雙月刊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