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模式共創平等未來

採訪/飛睿丹(Dan Ferrera)、龍翔宇(Borja Campillo)、馬蒂娜.卡薩斯(Martina Casas)
撰文/林計鑫

第68屆「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大會」中探討「如何釋放潛能、增強女性力量、實踐性別平等」的平行會議上,慈濟代表黃恩婷發言。攝影/飛睿丹

自2010年成為「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非政府組織的特殊諮詢委員」(NGO in Special Consultative Status with ECOSOC)以來,慈濟一直是「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大會」(The Commission on the Status of Women,簡稱:婦女大會)的積極參與者,連續14年參與,從不缺席。2024年3月11日至21日,第68屆「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大會」在美國紐約盛大召開,今年的婦女大會專注於一個核心目標:透過解決,貧困問題、挹注更多資金給由女性領導的組織、推廣性別平等並賦權女性。慈濟代表與來自世界各地不同背景的人們,共同探討如何藉由實際行動,幫助那些生活在最貧困社區中的女孩們,為她們創造一個更為光明的未來。

慈濟青年代表李威儀參加會議,倡議賦權女性。攝影/馬蒂娜.卡薩斯

月經污名化

某日一位叫做依蘇瓦提.提沙奈.蕭席(Esuvati Tisanai Shaushi)的坦尚尼亞(Tanzania)15歲女孩像往常一樣去上學,數學課的時候,教室裡安靜極了,可以清楚地聽到窗外陣陣微風拂過樹梢的沙沙聲,知了也「吱吱吱」地叫著,大家都埋頭考試,可她卻坐立不安。早上出門的時候她墊了一塊坎加布(kanga,坦尚尼亞偏鄉女性在月經來時使用的一種多層厚布),現在已經上午10點了,她感覺血已經把她的裙子染濕了。好不容易挨到下課,當她起身交卷子的時候,「轟」的一下,她的身後爆發了一陣響亮的哄笑聲!幾個男生大聲嚷嚷著:「你們快看,快看!」男生們一邊做著鬼臉,一邊朝著她的裙子指手畫腳。她的臉刷的一下紅了,淚水立刻奪眶而出,她緊緊地用上衣裹在腰間,向老師請假後,沿著乾燥的沙路,步行兩小時回家。

那種感覺很屈辱。為了迴避屈辱,從那以後,每次來月經的那幾天,她乾脆不去上學。她用「她們都這樣」來安慰自己。因為月經而曠課的日子裡,她整天坐在沙地上,烈日照得她睜不開眼睛。一段時間之後,她的成績變差了,她原本在班裡名列前茅,漸漸成為吊車尾。曾經的她,數學成績是班上最好的,曾經的她,夢想成為一名科學家,曾經的她,以為自己會擁有一個與母親不一樣的人生。

「(在坦尚尼亞)我們發現高達75%的女孩難以獲得經期衛生用品。她們月經來時通常不會去上學。」來自坦尚尼亞坦尚尼亞的凱尼尤.恩傑里(Kainyu  Njeri)介紹說。

凱尼尤(左二)發言介紹東非女孩在接受教育的過程中所遭遇的困境。攝影/馬蒂娜.卡薩斯

3月14日,慈濟與「洛雷托組織」(Loretto Community)、「基拉達達倡議組織」(Kila Dada Initiative)合作舉辦題為「女孩接受教育的權力:應對坦尚尼亞性與生殖的健康與權益(Access to Education for Girls:Addressing SRHR Challenges in Tanzania)的平行會議(編註:在聯合國婦女大會框架下,平行會議parallel sessions或parallel events是指由非政府組織NGOs、國際組織、和其他民間團體主辦的會議和活動,這些會議和活動與正式會議同時舉行,但並非官方議程的一部分),會議上與會人士著重探討「女性經期貧困和性安全」這一議題,凱尼尤深入闡述了坦尚尼亞女性在生殖健康領域面臨的挑戰,衛生用品購買途徑有限,即便有地方可購買,衛生用品的昂貴價格也常常使她們望而卻步,再加上社會汙名與根深蒂固的傳統禁忌,種種原因共同阻礙女性在月經期間參與工作或學校活動。

來自不同國家與地區的青年們積極討論。攝影/馬蒂娜.卡薩斯
會議結束後,與會人士合影留念。攝影/馬蒂娜.卡薩斯

凱尼尤提到在一年當中有70天女孩們因為月經不能去上學。我覺得,除了針對教育質量問題,我們還必須針對她們無法接受教育的根本原因進行處理。」慈濟青年代表吳若瑾發言。為了從根本上解決女孩的教育問題,慈濟志工們提出並開展了針對終結經期貧困的三項行動:首先,加強女性月經教育、消除女性月經污名化;其次,改善女性取得衛生用品、清潔用水的途徑;第三,著手建設必要的衛生基礎設施。

多年來慈濟在非洲坦尚尼亞、莫三比克(Mozambique)、烏干達(Uganda)等多個國家推出了我的月經,我的尊嚴女性關懷項目,旨在幫助她們恢復尊嚴與自信。該項目透過與當地政府組織的合作,為學校建造現代化公共廁所;其次,該項目分發給當地女孩由慈濟大愛感恩科技研發的環保布衛生棉,慈濟還特別開設裁縫課程,教授婦女製作和清洗可重復使用的環保衛生棉。

你讓一個女孩受教育,你就改變了這整個社區的命運。

「截止到去年底,我們已經發放1,500套經期衛生用品套裝給肯亞(Kenya)和坦尚尼亞的女孩。真的很了不起!」長期與慈濟合作的基拉達達倡議組織共同創辦人凱尼尤在會議上驕傲地說。

完成辛雅的樸素願望

2019年三月,天空湛藍、陽光明媚,溫暖的海風吹拂著辛雅(Zinha)的臉,伊代風災(Intense Tropical Cyclone Idai)後,辛雅那用深紅色磚塊砌成的家早已破爛不堪,屋頂的瓦片被風暴撕扯得七零八落,一側牆壁徹底倒塌了,低窪處的磚瓦被雨水浸泡後留下了泥濘和黴斑。

在被洪水淹沒過的廢墟中,辛雅仔仔細細地搜尋著什麽。當她的手觸碰到泥濘中的熟悉輪廓時,她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她小心地拾起那本泡了水的課本,開心地將課本抱在自己的懷中,然後輕輕抖落上面的泥土。她穿過馬路,找到一塊寬敞的地方,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將課本攤開,平鋪在地上。燦爛艷陽懸掛於高空之中,鳥兒輕聲啼叫,暖風拂過樹梢,失去家園的受傷災民們呻吟著、哭泣著 ……

從683.51英哩(約1100公里)外的莫三比克首都馬普托(Maputo),趕到​​災區索法拉省(Sofala)進行賑災的慈濟志工傅迪諾(Dino Foi)看到眼前這一幕,心底咯噔一下,情不自禁從車上下來,走到女孩身邊問:「妳在做什麼?」

「我只是在等暴風過去,曬乾書本,然後我就能回到學校去了。辛雅抬起頭,不假思索回答道。

傅迪諾呆立在那裡,思忖許久,感慨良多。傅迪諾回憶說:她和我女兒當時的年齡完全一樣,我認為她只有七歲。

辛雅所居住的莫三比克是聯合國宣布的重債窮國(Heavily Indebted Poor Countries),是世界上最貧窮和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該國各種資源豐富但都鮮少開發,工業更是在起步階段。經濟貧窮自然導致教育落後,文盲率高是莫三比克的文化現狀。根據美國國際開發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縮寫:USAID)的數據顯示,莫三比克全國只有不到一半的人完成了小學教育,而在完成小學教育的人中,只有8%過渡到中學。即使完成了小學教育,也不一定識字,因為還有另一項數據顯示,在完成小學教育的兒童中,近三分之二的學生在沒有基本讀寫和數學技能的情況下離開了教育體系。

慈濟對莫三比克的教育援助始於2019年伊代風災,圖為慈濟莫三比克志工蔡岱玲。攝影/飛睿丹

在教育資源如此貧瘠的莫三比克,女性的教育普及率更是遠低於男性。根據USAID調查發現,雖然有94%的女孩入讀小學,但超過一半的女孩在五年級時就輟學了,只有11%的女孩繼續升讀中學,僅有1%的女孩繼續升讀大學。莫三比克全國的總體識字率為47%;女性識字率(28%)遠遠落後於男性(60%)。在莫三比克,這些女孩的父母寧願看到她們回家做飯,照顧弟妹,也不願意她們去上學⋯⋯」慈濟莫三比克代表蔡岱玲在婦女大會這樣說道。

慈濟莫三比克志工夫妻蔡岱霖(左)與傅迪諾(右)代表慈濟與會。攝影/飛睿丹
「賦權婦女且增強韌性的整體方法」會議由尚在唸高中的慈濟青年代表吳若瑾主持。攝影/飛睿丹

3月12日,名為「賦權婦女且增強韌性的整體方法」(Holistic Approaches to Empowering Women and Girls,Building Resilience)的平行會議成功舉行。會議上,慈濟代表傅迪諾向來自世界不同國家的人們分享了慈濟模式如何在莫三比克推動性別平等。2019年小女孩辛雅的樸素願望憾動了全球慈濟人,自那時起慈濟對莫三比克的教育援助項目全面展開!

自2020年七月動工建設首座小學起至2023年6月12日,慈濟首批三所小學的建設與移交工作已圓滿完成。2024年1月31日,由慈濟捐建的莫三比克最大規模中學——莫凡比斯中學(ESG Mafambisse),更是在莫三比克總統菲利佩.紐西(Président Filipe Nyusi)的親臨下,隆重舉行了開學典禮 。「(慈濟)創建了我們目前在莫三比克管理的最大項目——我們正在建造23所學校和三千棟房屋⋯⋯目前我們已經向莫三比克政府交付了四所學校,包括該國有史以來建造的最大學校。」傅迪諾在大會上驕傲地說。

在我們國家,人們說這是獨立後建造的最大學校,但這不準確,在莫三比克500年的歷史中,從未有過像這樣的學校。

平行會議現場,慈濟代表傅迪諾發言。攝影/飛睿丹

​​慈濟在莫三比克所建立的眾多學校無疑大幅提升了當地的教育資源,更重要的是,在慈濟所建設的學校裡,女學生的在校比率大大提高。「在莫三比克,女性在學校的比率是41%,但我們發現,在我們建造並交給政府的四所學校中,實際上是46%。不僅如此,我們的受益者、志工和工作人員的女性比率是80%!」傅迪諾說。

傅迪諾一再強調女性力量不容小覷,目前慈濟莫三比克的女性志工比例已超過95%。慈濟還以極具活力的方式與莫三比克的社區合作,積極賦權女性,讓優秀女性帶動一整個社區的發展:「​​如果我們資助那些婦女,將會帶來一個更好的社區⋯⋯當我把(慈濟援建的房屋)鑰匙交給家庭時,通常都是女主人來拿鑰匙,我們男人常說,我們是一家之主,是房子的主人,但實際上在家中是女人掌管一切,因此我們男人要學習接受這點⋯⋯

如果妳教育一個女性,那裡就有一個未來。

慈濟還希望這些孩子們放眼國際,提供獎學金讓更多學生去國外增長見聞,開闊視野,塑造他們更開放更包容的格局,以此返哺當地社區,促進當地兩性平等觀念的植根與發展。

現場討論熱烈。攝影/飛睿丹
傅迪諾坦言在家裡,是由妻子蔡岱玲主導。攝影/飛睿丹

跳脫出信息繭房

試想一下,如果因社會制度與固有文化貶抑女性地位,導致社會中有50%的人口(女性)被系統性地禁止表達,人們怎能期望世界的繁榮?

慈濟在3月20日,特別為青年族群舉辦一場名為「闡述希望的故事:賦權青年,倡導性別平等」(Storytelling for Hope: Empowering Youth to Champion Gender Equality)的平行會議,希望透過新世代觀念的變革,來加速性別平權的推動,因為全球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年齡在30歲以下!如果這一半的人口能夠接受新的觀念,改變就有希望。

人類歷史上文化的巨大轉變往往是極具開創性的敘事模式下的產物,也就是說,革新的故事與敘事方式成了社會變革的催化劑。此次平行會議中,慈濟為來自世界各國的青年意見領袖們提供了一個文化空間,透過講故事,打破現存的規範,揭示了新世代和促進性別平等之間的聯繫,共同藉由敘事的力量,努力為所有人塑造一個更公正、更平等的世界。

來自世界各地不同文化背景的青年人,與會時思想碰撞激發。攝影/飛睿丹

有別於傳統的主要嘉賓演講、觀眾提問的活動形式,此次活動是一場「去中心化」的思想碰撞盛宴,透過「故事」這個媒介,平等而自由地發表觀點。「這是一個由青年主導和組織的活動。我們用『說故事』的方式,來化解分歧、團結人們實現性別平等。我非常激動能參加這個不同於傳統座談會形式的活動。」慈濟代表娜塔莉.賴特Natalie Wright)興奮地說。

大家圍坐一圈,平等發言。攝影/飛睿丹
慈濟代表娜塔莉發表觀點。攝影/飛睿丹

聯合國代表(UN Representative)同時也是國際青年領袖培育計畫成員之一的賈達亞.穆罕默德(Jadayah S. Muhammad)非常熱愛透過故事來思考問題,他認為「故事」得以讓人跳脫出自己的信息繭房,站在他人的立場去看待這個世界。

青年們往往被侷限在框架中,束縛著他們能做和不能做什麼,有權利或沒有權利去參與接觸什麼 ⋯⋯在今年的聯合國婦女大會,我們(慈濟)為青年提供了主導「改變現況」的機會,我認為這是相當成功的。

「2024聯合國婦女大會藝術展」(CSW Artisan Fair 2024)展出慈濟志工和婦女創作的人文作品。攝影/飛睿丹

時代不斷在進步,但人類社會卻依然沒有實現真正的性別平等,此次慈濟代表團參加第68屆聯合國婦女大會,為追求性別平等,再添厚頁,正如慈濟聯合國代表裘曜陽所說:我們成功舉辦了11場活動和多次雙邊對話。我為我們所有的慈濟代表感到非常自豪!」在未來,慈濟將繼續致力於提升當代女性的社會地位,每一位女性的人生之路都應該是一路生花、步步生蓮,在一個更加自由、平等、公正的社會氛圍裡,走出屬於自我的人生!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