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史上最大野火 殘破中溫情與共

採訪/關爾、杜微;撰文/林計鑫

2024年2月26日德州北部發生「煙屋溪野火」,約500棟的建築物被燒毀。攝影/關爾

出門察看,德州弗裏奇市(Fritch)的居民洛莉.溫特(Lori Winter)驚訝地發現遠處通紅一片,巨大的火牆在不斷移動,火牆越來越近,周圍的樹木、草地在火海中瞬間被點燃,洛莉眼神落寞:「我的房子完全燒毀了。我兒子的房子就在隔壁,我兒子的房子還在那裡,是那條街上僅剩的四座房子之一。那條街上的大多數房子都被徹底摧毀了⋯⋯」

慈濟達拉斯分會於三月舉辦兩場物資發放。攝影/關爾

黑紅色的世界

德州草原波動如海,一望無際的藍天之下是一望無際的綠色原野,天空之上,幾朵慵懶的雲朵飄呀飄,飄到天盡頭,天空之下,成群結隊的牛在牧場裡悠閒地吃著草,遠峰含黛,青草如茵,翠微深處,幾隻蝴蝶翩翩起舞。當夕陽西下之時,絢麗晚霞將天空染成橘紅色,金色的夕陽在黑牛的毛上鍍上一層薄薄的淡淡的金黃。

弗裏奇市牧場的一角座落著一座小房子,那裡是牧場主泰勒.麥凱恩(Tyler McCain)和妻子阿拉賽.麥凱恩(Alazzai McCain)以及他們三個女兒的家。打理一個牧場並不那麼輕鬆,但辛苦勞動後的收入剛好可以支撐起一家五口的日常開銷,生活平淡美好,許多牧場主都像他們一樣。然而2024年2月26日,同為牧場主的鄰居來到家裡借乾草,鄰居說他們家的牧場著火了,牛群急需糧草。

我們本以為那只是一場普通的草原火,一點小火⋯⋯」泰勒說,德州氣候乾燥,牧場有時會著火,但都很快能撲滅。不過這次一夜過後,2月27日清晨,泰勒一家被濃煙嗆醒:到處都是煙!」跑到門外一看,遠處火紅色的火舌隨著強風朝著自己的牧場直逼而來!泰勒望著遠處的火焰駭然失色,一時間驚住了,呆愣在那,陣陣熱浪來襲:我們沒有等收到疏散令才離開,我們很害怕⋯⋯匆忙把一些東西扔進包裡⋯⋯」然後一家五口跳上車,身後是滾滾的黑色濃煙與直逼而來的烈火。

另一位佛里奇市居民洛莉在2月27日早上,與往常一樣坐在餐桌前悠閒地吃早餐。在看到火焰之前,洛莉就感受到了熱浪,實在太熱了,她索性脫掉上衣繼續坐到餐桌前吃早飯,但還沒吃幾口就覺得很不對勁,從窗戶向外張望,整個天際被濃煙覆蓋,空氣中充滿著焦灼的氣味,一切來得太快,令人猝不及防。

在短時間內,大火跳過了高速公路,穿過了牧場⋯⋯然後火焰突然躥起,至少有15英呎高。

火勢非常兇猛,好像頃刻間就把房子點著了。斯泰西.麥克福爾(Stacy Mcfall)差點就葬身火海,因為當野火朝她家燒去時,她還在屋內悠哉地唱歌。當她意識到危險需要趕緊逃命時,家裡已都是滾滾黑煙,她聽到木質的房子在火海裡劈裡啪啦不斷崩裂的響聲:煙霧太濃,什麼都看不見。斯泰西幾乎無法呼吸:我的狗在亂跑,我把牠從煙霧中救了出來。我試著按車庫門開關,但門已經著火了。我掙扎著要出去⋯⋯」好不容易從車庫裡出來,她卻被眼前的一幕驚呆——家門前的路已被烈火吞噬!斯泰西不知道怎麼辦,只能硬著頭皮,一腳油門,向前衝出去。

我開車穿過了大火。斯泰西的身後,是滾燙的火舌在黑壓壓的天空中跳舞,一片片火紅如血的火焰映照著四周,將整個世界染成了黑紅色。

「第一眼看到我們的房子時,我們都哭了出來⋯⋯」包括麥肯恩在內的災民在火勢撲滅後返家查看,都仿若踏上了陌生的土地——原本綠油油的牧場變成一片黑色焦土,一切都被大火燒成了灰燼,一切都沒有了,一切都失去了⋯⋯

浮雲遊子意

德州北部狹長地帶(Panhandle,TX)在2月26日發生「煙屋溪野火」(Smokehouse Creek Fire),火勢兇猛,伴著強勁的大風,一路燃燒。所經之處房屋盡毀,居民流離失所。又因北德州是全美最大的畜牧養殖區之一,狹長地帶更是養了該州高達85%的牛群,無數頭牛在火紅色的野火中逃竄,被野火吞噬,無數農場主的畢生心血,頃刻間化為烏有。

自野火發生後,達拉斯(Dallas,TX)志工迅速與德州緊急救援中心(Emergency Operations Center)保持密切聯繫,並於3月2日舉辦賑災義賣,為煙屋溪野火募心募愛。

3月2日清晨四點,夜空中的遠星漸隱,大多數人還沉浸在夢鄉之中,志工朱國慧與張百蓮卻已經開始在會所廚房忙碌著,作為這次義賣活動的主廚,她們二人蒸、炒、烹、煎、烤,樣樣精通,無一不佳。

志工們熟練準備各式美味素食。攝影/王明荃
慈少們也很忙碌,給美食裝盒。攝影/王明荃

隨著晨光漸濃,更多志工陸續到達,燈火通明的會所廚房熱鬧非凡,志工們各司其職,熟練地忙碌著:有的細心地揉製麵團、有的仔細調配餡料、有的熟練地操作烤箱烤製酥餅、有的將切得細細長長的蔬菜捲成菜餅、有的在油鍋前大火爆炒⋯⋯更有五、六個志工圍站一圈,專門包粽子。空氣中彌漫著誘人的食物香氣,時而傳來素食餅乾在烤箱中金黃膨脹的聲音,時而是素粽被粽葉輕輕包裹的沙沙聲,志工們一團歡喜,熱火朝天地忙碌著,想到這些精心準備的素食義賣所得將會全數用於野火賑災,志工們的幹勁更是倍增。

各色酥餅齊上桌,香味撲鼻。攝影/王明荃
志工現場準備台灣地道小吃。攝影/王明荃

眾人齊心力量大,很快地36款素食佳餚準備完畢,9點40分義賣正式開始!一排排長長的桌子上,擺滿了色香味俱全的美味素食,從素食餅乾、素粽、滷麵腸、酸菜麵腸、麵筋、紅燒烤麩、各式蛋糕到酒釀桂圓⋯⋯一應俱全。

義賣現場人聲鼎沸。攝影/王明荃

慈濟達拉斯素食義賣在當地早已家喻戶曉,所以不一會兒,支持義賣的人潮湧入、絡繹不絕、愛心沸騰!許多民眾迫不急待在圓桌前圍坐,當場享用潤餅和素麵線。「浮雲遊子意,落日故人情」,那地道的家鄉味讓浮雲遊子秒回童年歲月!短短一個半小時後,志工精心製作的素食小吃幾乎售罄!達拉斯分會多年來堅持舉辦素食義賣活動,不僅慰藉海外遊子的鄉愁,更為災民伸出援手,讓大愛從這裡出發,穿越千山萬水,抵達每一個需要幫助的角落。

一身薄薄的單衣

義賣會結束後,志工們絲毫不肯耽擱,馬不停蹄進行勘災與賑災工作。3月6日凌晨四點,慈濟達拉斯分會執行長凌濟成和志工們摸黑啟程前往重災區哈欽森縣(Hutchinson County)實地勘災。由於野火還在持續燃燒,此次勘災是由哈欽森縣消防局長親自帶領。

車在疾風暴雪中行駛,放眼望去,滿眼荒涼——黑色的煙塵、燒焦的牧場、死去的牛羊、燒毀的房屋在瓦礫中冒煙⋯⋯

六個小時後,一行人終於到達起火點,天空飄雪,凌濟成事後描述:「那一天我下去看起火點,那個時間是華氏31度(攝氏零下),我一下車(才想說)我怎麼穿這樣。」當天他只穿著一身薄薄單衣,寒風中瑟瑟發抖(編註:德州包括達拉斯在內多數地區二月已回暖,與哈欽森縣的氣候迥異)。但與寒冷相比,最令他心痛的則是眼前被野火燒過的這片廢墟,街道上只剩被大火熔化的路標、燒焦的汽車,以及斷壁殘垣。處處廢墟瓦礫,目目皆是瘡痍。凌濟成站在愈發灰濛濛的天空下環顧,到處都被大火的灰燼掩蓋,他思緒萬千,該地區居民大約1,600人,火災發生後被迅速疏散,2月29日野火過境,當地居民得以重返家園,那時災民看到眼前被夷為平地的「家」,心中該多麼痛苦與絕望啊!深知災民心中痛苦與恢復生計之艱難,決心定不讓災民孤立無援。

3月7日凌晨兩點慈濟志工們才回到達拉斯會所,3月7日早上凌濟成就速與德州狹長地帶急難救助組織(Texas Panhandle VOAD)主席詹奈爾.梅納海姆(​​Janell Menahem)商討賑災物資發放事宜,馬上拍板慈濟將於隔天(3月8日)和3月15日為災民發放急難救助金和生活物資。

前往賑災一次需要租三輛車(載運人員和物資)⋯⋯剛好那個禮拜是美國春假期間,旅遊旺季租車非常難,但我們關關難過關關過,一直到下午四點才好不容易找到適合的車子,讓我們隔天可以順利去發放。

野火過境之處,皆為廢墟。攝影/關爾
災後不到兩個星期,行動力高的達拉斯志工就已完成義賣募款、勘災、協調的工作,展開賑災。攝影/李美宜

你們就像女兒一樣

發放賑災物資當日,伴著拂曉冷風,踏著迷矇朝露,達拉斯慈濟志工凌晨五點集合,驅車前往勃格市圓頂市政暨會議中心(The Dome Civic and Convention Center,Borger),進行賑災物資發放。

慈濟志工們11點抵達發放現場後,便立刻忙碌起來,投身於物資發放準備工作。很快市政暨會議中心擠滿了受災群眾。由於弗裏奇市屬於小城市,年輕人大多離開,到大城市打拼謀生,因而弗裏奇市現有居民多是兩老相依為命,或是獨居長者。

3月15日現場極為忙碌,許多災民的房子都被大火燒毀了。攝影/李美宜
不忍受災長者孤苦無依,志工陳詣涵(左一)在賑災發放中,負責賑災團租車費用數千美元,並放下工作一同賑災。攝影/李美宜

今年81歲的獨居老人愛麗斯(Alice),先生於兩年前往生,她的女兒於一個月前往生,最近她身體越來越差,才發現自己得了癌症。接連遭遇人生重大打擊,唯一的房子成了她人生的唯一支點——拂曉的鳥鳴、夜晚的蟬啼、門口的花草、遠處的清風更是她僅存的慰藉。然而那天,燎原的野火將她僅存的燒為灰燼。

飽受病痛折磨的愛麗斯略顯消瘦。3月15日,滿頭白髮的她坐在椅子上,平靜地對志工訴說著自己的故事與命運的無常,志工們像家人一樣輕聲細語、無比溫暖地安慰她、鼓勵她。突然,愛麗斯放聲痛哭,那哭聲嘹亮而悲愴!原來志工們無比溫暖的愛融化了愛麗斯看似堅硬的外殼,積壓心底的重重痛苦一股腦地全部傾瀉而出!慈濟志工們輪流擁抱她,在志工的懷抱裡,她嚶嚶地哭著。

你們就像我的女兒一樣。謝謝給我滿滿的溫暖,(讓我)感受到家人的愛!

愛麗斯含著淚水說到這裡,慈濟志工們的眼眶也濕潤了。大家手手相連,抱作一團,面對無常的人間,大家用溫暖擁抱給予彼此精神支持!

愛麗斯與慈濟志工交談。攝影/李美宜
愛麗斯失聲痛哭,志工輪番擁抱她,安慰她。攝影/李美宜

沃倫.克雷茨邁爾(Warren Kretzmeier)和妻子倆年事已高:「我和我的妻子帶著兩隻狗逃了出來,也帶上了我們的處方藥。」除此之外,他們什麼都沒來得及帶。待到可再返家時,眼前的一切令人不忍直視,房子被野火燒毀,兩老無家可歸:「我們現在住的在旅館,是政府提供給受災家庭的,但我們不知道能住多久⋯⋯」白髮蒼蒼的沃倫邊說著,邊嘆了口氣,身旁的妻子更是淚眼婆娑,不停地抬手擦拭眼角淚水,或許對於年老的他們來說,已經沒有力氣再從頭開始了,一切都太過艱難。

黑夜星空

根據德州A&M森林服務局(Texas A&M Forest Service)的數據,煙屋溪野火在狹長地帶及奧克拉荷馬州(OA)的部分地區燒毀了高達120萬英畝的土地,造成至少三人死亡,大約有500座建築被燒毀。歷經三週時間,直至3月17日,該野火才得到100%控制。煙屋溪野火是德州歷史上最大、最具破壞性的野火,也成了美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野火之一。

慈濟達拉斯分會分別於3月8日和3月15日為災民發放現值卡與救災物資,共計幫助了81戶家庭、惠及203位災民,對於家庭成員數量為兩人或少於兩人的家庭,每戶分別獲得了八百美元的急難救助金;而家庭成員數量達到三人或以上的,每戶則獲得了一千美元的救助金、環保毛毯和竹筒。另外因公殉職的消防員澤布.史密斯(Zeb Smith),慈濟也特別致上兩千美元的家屬慰問金。

3月15日凌晨兩點,一輛中型巴士在街邊停靠,從弗裏奇市連續坐了六個多小時的車回到達拉斯,當凌濟成雙腳一踏出車門,他頓時覺得腿很酸很麻。連續忙碌了22個小時(從凌晨五點到次日凌晨兩點),同行的志工們很是疲倦,但人們心裡確是歡喜的。他們彼此道了一聲晚安,各自回家。

災區遙遠,達拉斯志工從募款、勘災到賑災,都是摸黑出發,透晚返家。圖片來源/慈濟達拉斯分會
大火讓人們失去了畢生積蓄,慈濟志工用溫情的擁抱鼓勵災民。攝影/李美宜

凌晨兩點的世界,天是那麼得黑,但當凌濟成抬頭望向夜空時,那些最明亮的星,在無限沉寂中閃耀著無盡的光芒!很像是慈濟志工,默默無言地為需要幫助的人點起一盞明燈,照亮夜行人的路。人生總有風雨,面對各種突發重大災難,慈濟總是站在災民的身邊。太陽照常升起,晨光破曉前,慈濟志工將與災民一路同行。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