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殘酷生命的極度寬容——南希· 提圖瓦納

2020年六月,被酒駕撞成重傷的慈濟紐約分會食物發放合作夥伴南希.提圖瓦納(Nancy Tituaña),在慈濟人醫會志工的陪伴下,加速重新站起來。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採訪:門海梅(Jaime Puerta)
撰文:王偉齡

「甦醒後的三個月期間,我幾乎無法入睡,那段期間我因為疼痛只能尖叫哀號,如果我閉上了眼,那是因為我因疼痛而昏迷⋯⋯」紐約希望組織的西語裔志工南希.提圖瓦納(Nancy Tituaña,Brigada de Esperanza NY),2020年六月份發生嚴重車禍意外,在她下車正準備要為染上新冠病毒的弱勢家庭送去蔬果食物袋時,一名酒駕從後方直接高速衝撞,南希截去一隻腳,另一隻則多處碎裂骨折,搶救後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卻從此必須仰賴義肢生活:「醫師研判,我要花兩年時間,才能重新站起來。」

生命鬥士

車禍前,南希投身於服務紐約西語裔低收移民家庭。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她所屬的紐約希望組織和慈濟紐約分會共同攜手,為皇后區西語裔弱勢家庭每週進行大規模蔬果發放。那時候的她總是在現場指揮若定,也充滿力量為所有需要的家庭帶去鼓舞、提振士氣!發放中,南希是重要的靈魂人物,像個鬥士一樣,聲音、語調、行動,透露著堅定、熱情、確切、無私,總可以讓最絕望的嘴角,綻放出一朵微笑。

「我家裡有母親,兩個兄弟,我有三個孩子,我的大女兒今年24歲,她已經結婚了,過得很幸福。」南希的力量,來自於她對殘酷生命的極度寬容:「 我的人生有很多故事。我不幸地在12歲被強暴,13歲時生了大女兒⋯⋯但我決定不怪罪這個小生命,她出生、長大,她現在24歲,已經結婚,我當奶奶了,我有兩個孫子!」對生命沒有淒厲的控訴,南希自在地道出過往。

但那些經歷背後,需要多大的意志力,才不會被擊垮,尤其是被酒駕衝撞幾乎失去了下半身,巨大的疼痛,鑽進她剩下的殘破軀體、還有她的每日每夜。但人們還是照樣在和她見面時,看見與車禍前無異的南希。

南希是讓慈濟與紐約希望組織食物發放成功圓滿的靈魂人物之一,總為低收移民社區帶去食物和滿滿的能量。 攝影/海克特

「我會試著嚇跑疼痛!」每當有人問她是如何面對創傷?她就這樣回。車禍讓她喪失了自由行走的能力,但沒有截斷她的幽默風趣,語畢她開懷大笑!比在座所有人都笑得還要明朗,沒有半點故作堅強,因為她就是相信,最終一定能掌握自己生命的模樣。

儘管現實的處境是如此,但我依舊有著正向思維,甚至有人會說,你怎麼可能還能夠笑出來?我回答,為什麼不能呢?

受助傷患 南希

南希出院後,慈濟紐約分會就將這位合作發放的夥伴,列為慈濟關懷個案,每個月都會去看她:「對我來說慈濟(志工)就像是家人一樣,他們會為我帶來生活日用品,和一張可以購買生活必需品的現值卡。」志工要南希什麼都先不用擔心,只要專注於讓自己好起來。

「我們考慮要為她安排物理治療,但沒有資金,我們也不知道要如何著手⋯⋯」紐約希望組織執行長卡門·韋拉斯克斯法官(Judge Carmen Velásquez,Executive Director of Brigada de Esperanza NY)正一籌莫展時,慈濟人醫會得知消息,一口答應幫助南希加速復原。

負責慈善服務的慈濟志工蔣珊珊(右二)每個月會帶著物資和現值卡給南希,減輕她的生活負擔。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順道

「那場車禍很嚴重,各大主流媒體上都有報導⋯⋯」擔任物理治療師的慈濟人醫會志工張家炘首度見到南希,是在這場車禍發生近一年後:「她開了很多次刀,一直到2021年近夏天時才出院返家⋯⋯」在慈濟紐約分會慈善組志工蔣珊珊的個案轉介下,張家炘接下南希居家物理治療師的任務:「我後來才知道她就是新聞上講的那位酒駕受害者⋯⋯我第一次來探視她的時候,她幾乎不能走路,她當時也非常害怕走路。剛好我的專業就是訓練病患走路,工作的地點就在她住家附近,我下班後沒事就會順道過去幫她復健。」

張家炘口中的「順道」,是無償也漫長的協助復健之路,他在南希身上看見想要走路的渴望和年輕恢復力強的潛力,於是直到現在,都還一直不間斷地陪伴。

每次復健開始前,同樣也是慈濟人醫會志工的宗傳師父,會先拿著細細的針,在南西沒被截肢的那條腿上和身上多處進行治療:「她現在正在接受針灸治療,之後我們會做一些運動。」仰臥起坐、伏地挺身、抬腿、手臂肌力的增強等。「因為太痛了,所以剛開始她痛到會哭,還是會想要依賴輪椅,但太久沒有動,身體的肌肉功能就會逐漸萎縮。」幾次下來,噙著淚的南希認真地將每個步驟做到位,漸漸地,不叫累不喊疼,但卻還是遲遲無法克服心理和身體上每個細胞所傳達的抗拒——不敢拿起拐杖走出家中那扇大門。

「因為發生過重大車禍,但這種東西終究還是要面對⋯⋯」張家炘幫南希做身體復健,也成為鍛造她精神的教練:「我一直鼓勵她,不要只想著身體的疼痛,鼓勵她正向思考,聚焦在自己可以做的事情、可以改變的事情上⋯⋯」南希隻身一人在美國生活,家人都在厄瓜多,張家炘說,再艱難,都要幫助她重新學會自理和自由行動。

「大約是陪她在家復健一個月後,我鼓勵她到紐約慈濟會所舉辦的義診來配鏡,那是她第一次出門。她下車以後,我就跟她說,天氣很好我們在街上走走,我會護著妳⋯⋯她當時臉上的表情非常驚懼。」

一開始她不敢往街上看、也不敢往後面看(因為車禍發生時車子是從後面追撞),來來去去的車子讓她很害怕⋯⋯。

慈濟人醫會物理治療師 張家炘
2021年5月26日,張家炘引導南希克服車禍恐懼,首度回到街上走路。圖片來源/卡門·韋拉斯克斯

有專業醫療人士隨侍在側,怯生生的南希按耐住恐懼,提起勇氣一步一步慢慢前進、一點一滴走出陰影,最後她哭了,重返街頭邁開步伐,讓她流下不可置信的開心眼淚。「她第二天累癱了,後來休息整整一個星期,但我也沒有逼她,就讓她休息一個禮拜再去看她,傷口啊什麼都很好,沒有問題。」之後每次張家炘造訪,天氣好就都會鼓勵南希到外面走走,增加她的耐力,指導她如何減輕車禍遺留下的慢性疼痛。

「南希的個性很堅毅明亮,她後來會和我分享她的家庭、做義工的經歷。」而正是想要做義工的心,讓南希咬著牙忍著痛,聽進張家炘的話,接受中西合璧的復健方式,沒有放棄自己、也沒有放棄希望。

想要重返義工崗位,讓南希積極接受物理治療。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南希積極治療,決心不讓腳的殘缺,造成人生缺憾。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一開始針灸時,南希的腳沒有任何反應或知覺。現在宗傳師父每扎一針,那股酸酸麻麻的感覺,甚至還伴隨著痛感,讓南希緊閉著雙唇皺起眉頭。有感覺是好事!力量正在那隻有道不規則深色疤痕的腿,蓄勢待發!「從我開始接受治療那天起,我總感覺自己越來越好。」

感謝上帝,還不到一年,我就能站起來還可以走動。是的,我們克服了種種困難!不到一年!

受助傷患 南希

最近一次發放,大夥期盼已久的那一刻總算發生!卡門法官感動地看見再度穿上淡藍色希望組織志工服的南希,拄著拐杖、靠著自己的力量一拐一拐地迎向她,兩人深深擁抱!「慈濟他們有一種能力,給人們帶來幸福感的能力,他們帶給她(南希)快樂和希望,總是有人會去那裡幫助她!」

拄著拐杖,南希帶著力量和笑容回歸社區服務的行列。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精神的支持、專業的醫療復健,讓南希現在自己走路上下床都沒問題,復原超越進度,但張家炘還繼續用心計畫著下一步:「接下來南希該換義肢了,因為傷口消腫,先前訂製的義肢容易鬆脫,沒有那麼合腳⋯⋯她也必須控制體重和看牙,牙齒不好也會影響營養攝取,我已經幫她找到人醫會牙醫師免費看診⋯⋯」這些,都將讓南希踏上另一段路程,完成她的另一個心願。

我想參加波士頓馬拉松,因為有很多帶義肢的跑者也會參加,我期待自己能成為其中一員!

受助傷患 南希
以人為本的人醫會志工,為南希修補健康、希望和夢想。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南希迫不急待地和大家分享她的計畫,眼神中充滿了絕對可以達標的自信俏皮。

突如其來的無常,可以讓一個人的身體、家庭、人生破碎,但人醫會的志工們修補挽救的不只是健康,還有病患的夢想和希望。

近期雙月刊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