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疫病癒 成了生命中的禮物

分享者/邰靜、蔡松谷;編輯/錢美臻

芝加哥志工邰靜在染疫隔離期間,感受到慈濟人溫暖的關懷而決定加入慈濟行列。圖片來源/邰靜 

美國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最嚴峻的地區,截至二月底全美已有2,800多萬人染疫,等於美國有超過8%的總人口曾被感染。慈濟人生活在病毒充斥的大環境中,難以百分之百安全。兩位染疫病癒的慈濟志工,回首那段痛苦、身心皆受盡煎熬的生病過程,從中獲得意外的啟悟,和生命的禮物。

邰靜:從未見過的陌生人

我們家在2010年從中國移民美國,2012年因為交通問題我需要出庭,一位美國朋友說芝加哥有華人團體可以幫忙,並幫我打電話到芝加哥慈濟尋求法庭翻譯協助,接電話的志工也一口答應要幫我,可是後來我又不需要出庭了,所以就沒再跟慈濟聯絡。

去年疫情開始傳播,我自覺需要宗教依託便開始在家念經,五月時忽然感悟開始吃全素,那一陣子我丈夫開始會莫名咳嗽,四處求診卻找不到病因,他便想回中國去檢查身體。所以八月我找到門路可買機票回中國時,原本我們一家都要回去,可是兒子堅持要留在美國上課,所以只好讓先生回去,我獨自在這裡陪孩子。

先生回國後,我不知為何忽然想到了慈濟,那時我已經記不得慈濟的名字,我到百度搜尋「芝加哥的台灣人佛教團體」,才找到慈濟的名字。我馬上打去會所,志工接了電話,後來與志工蔡雅美和馬樂聊天後,才知道八年前與我聯繫的志工就是蔡雅美,她馬上寄給我很多佛經和慈濟的書,讓我能在家修行。

邰靜從2020年五月起開始吃全素。圖片來源/邰靜

之前我在超市做收銀工作,由於兒子要動一個小手術,所以我提前跟老闆說好只做到10月20日。但在最後一天上班時,工作中就開始發冷,當時自己和同事都以為是感冒。

隔天我開始咳嗽,與我同住的17歲兒子在第三天和第四天發了高燒,第五天兒子也開始咳嗽;我們都以為只是感冒,便吃了些中國帶來的止咳藥和抗生素。10月28日我們去看早約好的家庭醫師,我向醫生說孩子正在咳嗽,醫師當場就幫他做新冠檢測,在鼻腔和咽喉取樣,說兩天後會出結果。

29日一早,我一如往常在家禮佛,當時我一口氣磕頭磕了108下,磕完就覺得全身乏力、噁心想吐,一點力氣都沒有,甚至沒法做午飯。我只好趕緊躺下休息,但身體非常不舒服,噁心到連喝水都會吐,胃疼到啥都吃不下,只感覺身體發冷低燒,我趕忙又吃了一點中國帶來的成藥。

30日接到兒子確診通知,我認為自己應該也是確診了。我馬上打電話去慈濟芝加哥分會找志工蔡雅美與馬樂,也通知先前工作的超市。後續聽聞同事都去做了檢測,幸好大家都沒有被感染。我和在家上網路課程的兒子一直都很小心,反覆推敲是怎麼感染的,推測可能是前一、兩個週末,兒子和同學相約去吃漢堡感染的,但似乎與他一起去吃飯的同學,並沒有出現任何症狀;不過兒子發了兩天燒後,就只有輕微咳嗽,或許這個病毒對年輕人而言比較不嚴重。

感染期間,最驚險是在11月3日我生日前一天。2日白天我的症狀變得很嚴重,喘不過氣來還會嘔吐,白天去急診測了新冠和驗尿,就被要求回家等結果。到了晚間根本睡不著覺,覺得呼吸急促到喘不過氣,感覺像在等死,我還跟兒子說:「媽媽可能撐不過去,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3日凌晨2點多我彎著腰離家開車去急診室,一進去就跟每個醫護哀求:「救救我!」

當時我的呼吸非常困難,醫護馬上讓我吸氧,並安排我量血壓、測心電圖,量血壓時我的手都抽筋了。2日一整天我都沒有吃東西,連喝水都會吐,但人卻一直想喝水、想去上廁所。幸運地是吸了十多分鐘的氧氣,身體就忽然平靜下來,之後醫生幫我拍了胸部X光片,抽了三管血,直到清晨七點多,醫生告知我除了身體略微脫水其他一切都好,他給了我止痛和止吐的藥,便要我先回家休息等新冠檢測結果。

過兩天確定我是感染了新冠病毒,在中國的家人便幫忙去請一位到過武漢診療的中醫師,開了一張治療新冠的藥方傳給了我。

我本身來自中國,但是確診後我完全不敢告訴中國朋友,深怕別人會像躲避瘟疫一樣遠離我。我只有跟慈濟人求助,而她們也確實幫助了我。

邰靜很驕傲自己堅持吃素戰勝了病毒。圖片來源/邰靜

證實確診我們只能待在家隔離,蔡雅美和馬樂開了一個小時的車去華埠,幫我抓好中藥,又再開一個小時車送藥到我家,她們還帶給我香積飯、香積麵、淨斯穀粉、水果等物資。我心裡真的感到好溫暖、好感動。

芝加哥志工蔡雅美和馬樂帶給邰靜的資糧。攝影/邰靜
邰靜病癒後積極參與芝加哥分會線上祈禱活動。圖片來源/慈濟芝加哥分會

畢竟我們只是通過電話,從未見過面的陌生人,她們卻這麼花心思在照顧我。

證實確診後我一度動搖,為了補充營養疑惑著是否需要吃肉,但雅美和馬樂找了好多素食營養資料與食譜給我,讓我有信心堅持吃全素,也讓兒子跟著我吃素。最終,我們沒有吃肉也戰勝了病毒。

現在我很感恩確診了新冠。雖然感染新冠是不幸的,讓我一度走到鬼門關又回來,但我因此認識了慈濟、進入了慈濟,我積極參與慈濟祈禱、聽課,過去我沒有想過雪中送炭去幫助別人的感覺,當自己生病感受到大家的祝福和幫助,這真正觸及了我的內心,改變了我的人生,和我未來的生活態度。

我很感恩這份好的福緣,佛祖給我好的機會,讓我能認識證嚴法師與慈濟人,真的很歡喜與他們一起進入慈濟來學習,一起修行,每次看到師父開示,我眼中都忍不住想流淚,這樣無私去幫助別人、幫助全世界真的是太偉大了,每一次看到心中都湧出無限的感動,更立志要與慈濟人一起攜手來幫助別人。我也要用我的餘生,來做想做的事!

蔡松谷:改變看世界的角度

蔡松谷與媽媽都是活躍的慈濟志工。圖片來源/蔡松谷

每年我和媽媽會一起去亞洲旅行一趟,順便看看親戚朋友。2020年我們在一月中飛亞洲,那時中國武漢剛傳出新冠肺炎疫情。我那時真沒想到,病毒會像虛構的災難電影情節般,很快傳播全球,讓全世界受到嚴重影響和打擊。

當時媽媽每天會看台灣新聞,追蹤疫情發展,卻在某天晚上高血壓發作緊急送醫,因為怕我被病毒感染,她堅持不讓我一起去醫院。我焦急得只能和舅舅在家等消息,心裡擔心不已,幸好兩個多小時後媽媽從醫院回來,也聽了醫生建議不要再看新聞,避免影響身體和心情,讓血壓再度變高。

當我們三月要飛回洛杉磯時,我第一次看到飛機裡很多位子都空著,很多人都戴著口罩,一上飛機就拿出個人消毒工具,開始擦拭座位周邊的所有東西。還有一名女乘客把全身都包起來,穿著雨衣。那時我忽然意識到狀態很嚴重,心裡有點害怕和緊張,趕緊也跟著大家一起消毒。

在飛機上十幾個小時,我害怕和緊張到睡不著,只好看書、看電影打發時間。安全回到洛杉磯後,我一個多月都不敢出門,第一次碰到這樣全球性的疫情,真的比想像中可怕。

我一直害怕被感染,但還是發生了!9月2日星期三中午開始,我出現發燒咳嗽症狀,吃了退燒藥,燒退了兩小時後又再發燒,反反覆覆。因為我平日吃完退燒藥就會好了,所以我感覺不對勁,這不像平常的感冒。

疫情期間,擔任人文真善美志工的蔡松谷活躍於發放現場。攝影/駱淑麗
蔡松谷在慈濟美國總會大大小小活動中,用影像紀錄著美善。攝影/杜賓

隔天媽媽馬上約了去慈濟醫療中心,給鄧博仁醫師診察,鄧醫師了解我的症狀後,開了抗生素和咳嗽藥。

而我懷疑自己可能被感染了,所以9月4日去做了第一次的新冠肺炎檢測,沒想到9月6日檢驗報告呈現陽性反應!

當下我感到十分恐慌,真的嚇壞了,開始大哭,心情跌到谷底,擔心自己或許會嚴重到要去住院,甚至會因此往生。

因為新冠肺炎沒有任何藥物可以治療,媽媽得知我確診,也很難過害怕,我通知鄧醫師確診消息,他要我在家裡隔離,吃藥、戴口罩、勤消毒,與家人保持距離,好好休養,然後再觀察身體一陣子。

兩星期後藥吃完了,我每天換吃維他命C和對身體健康有幫助的食物,來提高免疫力。這時我的身體有了新的症狀,除了乾咳,還有喉嚨乾、身體酸痛、容易疲倦、體力不足、輕微頭痛、腹瀉、失去嗅覺、講話無力、會喘的情況,幸好並無呼吸困難。

隔離在家感覺有點辛苦,因為我平常喜歡去戶外走走,或與好朋友見面聊天,更喜歡參與各種慈濟活動;但感染後不能出門,有點不習慣這樣的生活方式。每天在家看電視、看書之外,只要慈濟有什麼雲端課程,我都會上線參加,讓我在隔離期也過得很充實。

一個月後,雖然新冠症狀都消退了,身體也感覺好很多。但10月1日再做檢驗卻仍然是陽性,心情難過到甚至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當時覺得自己已經在家休養一個月沒出去,卻還是沒有好消息,心裡非常沮喪。幸好親朋好友和慈濟人都打電話關心鼓勵我,讓我不要放棄,要勇敢面對它!

蔡松谷積極上線聞佛法。圖片來源/蔡松谷

我重新堅強起來,告誡自己別放棄,相信我一定會打敗它,絕對不能輸!

確診一個半月後,奇蹟出現,我終於完全康復了!10月14日檢測出來時,我開心地哭了,因為那寫著是陰性!

證嚴法師說:「人生就像爬坡,只要有信心克服一切困難,有耐力踏穩每個腳步,就能爬到山頂。」康復那天開始,我每天提醒自己要珍惜生命、多做善事、孝順父母,因為我們只要轉念、改變看世界的角度,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只要保持一顆感恩、有愛的心,每時每刻都是幸福快樂的!

X
微信裡點"發現"
掃QRCode便可分享此頁
複製網址
前往微信
按"複製網址"後複製連結後,再按"前往微信"即可前往微信App分享此頁